第一篇把游戏比喻成“毒品”的国内新闻报道

作者:玩科院

电子游戏(也包括网络游戏、电脑游戏等数字游戏的各种形式)在中国有个妇孺皆知的“称号”叫“电子海洛因”。至于这个说法是怎么来的,网上常见的观点是,第一篇直接将游戏比作毒品的新闻报导,要“归功于”《光明日报》记者夏斐在2000年5月9日揭晓的《电脑游戏 对准孩子的“电子海洛因”》一文。

夏记者称自己为了暗访,“花了一个晚上学会了目前正盛行的《星际争霸》和《英雄无敌》”(如果是真的,游戏天赋还不错),之后便轻取游戏玩家和游戏室老板们的信任。报导中还有下面这段据说是游戏室老板的自述:

黄头发说:“你的电脑游戏玩得这么好,怎么就不晓得呢?这电脑游戏就是毒品,就是海洛因4号,不是我诱惑他,孩子一迷上了,自己就会变坏。”

老板补充说:“终日在游戏室里的孩子,只有一个结果,男孩子最初变成抢劫犯,小偷,女孩子最初变成三陪小姐。”我害怕他们起疑心,就赶紧接上说:“要是这样,我们没办法配合了,因为我家有小孩子啊。”

但实际上,早在1994年2月17日,《人民日报》头版就曾刊登署名“陈祖甲”的谈论文章《扫除“电子可卡因”》,将游戏比喻为毒品。谈论全文以下——

有报导说,上海正在检查游戏机业,其余一些处所也开始整顿电子游戏市场。作为一个孩子的怙恃,我举双手赞成。

玩打斗的电子游戏,对孩子的伤害,是显然的。没想到,现在的电子游戏不仅有打斗施暴等不健康的内容,有的还涌现了黄色图象。据北京的调查,在少管所和几所工读学校,因玩电子游戏而诱发犯罪的孩子约占27%。因而可知,电子游戏被称为“吃人的山君”、“电子可卡因”,也就不足为怪了。

为了防害,政府有关部门作过明白的划定。在北京,一些电子游戏厅根据划定,在门口挂着“除节假日之外,中小学生不得入内”的牌子。但仔细观察,这些场所平常的主要顾客仍然是背着书包的中小学生。原来门口的牌子只是为了酬酢检查、装装门面的。这些电子游戏厅的业主是否应当扪心自问,遵纪守法到底做得怎样?自己的道德知己又在哪里呢?

在紧张深造之余,在节假日,孩子们玩一玩电子游戏未尝不可。然而,内容上需要作根本的污染,图象必定要有益于孩子的身心健康。对成人也是如此。国外一些公司正在开发新的电子游戏内容,以有助于启示孩子的智慧,提高其深造兴趣。我们的电子游戏业也到了应当改进的时日了。

下图就是1994年2月17日《人民日报》头版,这篇《扫除“电子可卡因”》的谈论在最下方。

当然,或许在我国其余新闻媒体上还有更早揭晓的将游戏比作毒品的报导或言论。如果你发觉了,迎接告知~